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泗阳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14:40:2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泗阳白癜风医院,安徽白癜风病因,济宁治白癜风的偏方,滨州白癜风初期病因,临沂能否治疗白癜风,高阳白癜风医院,海南根治白癜风的偏方

原标题:车辆占压盲道 无障碍设施为何成“摆设”?

天津北方网讯 :高楼林立、车流穿梭,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中,你是否留意过脚下的盲道?是否留意过公共场所那些特殊的轮椅坡道、低位窗口、扶手席位?这些无障碍设施,是残疾朋友走出家门、参与社会生活的基本条件,也是方便老年人、孕妇、儿童和其他弱势群体共享社会发展成果的重要措施。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包括盲道在内的很多无障碍设施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今年38岁的田铮是居住在河西区恩德西里的一名盲人,平时一个人居住,目前独自经营着一家盲人按摩院。虽然双眼全盲,但是和健全人一样,他需要吃饭购物、就医理财,为此经常需要独自外出。都说盲道是盲人的眼睛,但令记者惊讶的是,田铮说盲人外出时很少走盲道。

“盲人经常出行的走盲道的很少,还是按自己的标记去走。我要是百分百地相信盲道,走走走,哐我就撞墙上了,这怎么办?哎呀盲人走的太危险了,有的人健全人不理解。”

为了亲身感受田铮走盲道时的困难和无奈,记者准备在他家——天津市河西区恩德西里附近实地体验一把。田铮准备去附近的银行办事,依靠走盲道,他能顺利完成这次计划吗?

记者陪同田铮刚走出小区,就发现小区所在的黄埔路上,原本就不宽的便道中间每隔两三米就挖了一个正方形树坑,稍不留神,盲人就很有可能摔跤。

“您看这个黄浦路,它那上面也有盲道,但是走这么几米就一个树坑,走这么几米就一个树坑。你怎么躲?”

从黄埔路出来,记者和田铮走到了利民道;过马路后,沿着盲道没走两步,就被一处停车管理亭的停车设施挡住了去路。

记者:“这边是怎么回事啊?”

停车管理人员:“这不都能过吗?这不盲道这不有嘛!”

记者:“那这边不是占着了吗?”

对于记者的进一步追问,停车管理人员拒绝回答。于是记者扶着田铮绕过停车管理亭,沿着盲道继续往前走。走了不到20米,又被前方一处修在便道上的花坛挡住了去路,由于花坛几乎占据了全部的便道,记者和田铮不得不绕到马路上行走。

从利民道拐入围堤道,有一个红绿灯路口,路口附近的友谊路公交站是离田铮家最近的公交站之一。然而,记者发现,在路口处只有提示拐弯的盲道,并没有提示过马路的下坡盲道。一旁报亭的大姐告诉记者:

“每天人家坐车下车我都得送到过马路,而且这是嘛盲道,从这边绕绕没有下口,一直我就想反映,修路的时候我也总说,按说给人家弄个下坡路对吗?都没有。”

沿着围堤道的盲道一直往前走,记者发现每隔几十米盲道上便会出现一个井盖,有的盲道在井盖处设置了一个转弯,有的盲道则直接被井盖拦腰截断。田铮告诉记者,在盲道上遇到井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我还遇到过盲道上井盖都开着,那次有一个人喊,要不喊我就掉进去了。现在修盲道它都是以井盖作为连线,它为什么就不能在侧面呢?”

位于围堤道越秀路交口的华盛广场是田铮经常办理银行业务的地方,然而在华盛广场出口处的便道上,密密麻麻地停满了共享单车。加上缺少清洁和维护,这些盲道砖在外观上看已经和周围的便道砖融为一体,即使是明眼人,如果不是刻意寻找,也很难发现这些密密麻麻的自行车下面还有一条盲道。

记者和田铮顺着越秀路又回到了利民道;在位于珠波里社区的这一侧道路上,由于商户较多,这一段盲道几乎完全被各种车辆占压,有汽车、有电动车,还有自行车,就在记者拍照的时候,一位60多岁的大爷习惯性地将自行车停在了盲道上。

记者:“您知道您停自行车的时候您停在盲道了吗?”

大爷:“哪儿盲道不知道。”

记者:“这个黄色的地方就是盲道啊!”

大爷:“是吗?不知道,反正买菜的时候就停这儿了。”

记者:“也没有人管?”

大爷:“没人管。”

从出家门再到送田铮回家,一路下来,大概不过一公里的路程,记者却跟随田铮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在送田铮回家的路上,记者还遇到了占压盲道堆放货物的快递工作人员;还有一段盲道上摆着垃圾桶,而垃圾桶周围全部都是溢出的餐厨垃圾和撒漏的汤汤水水。

天津商业大学的紫色蒲公英公益团队从2015年起定期组织大学生志愿者对天津市盲道进行实地调研。大二学生万峻帆是助盲项目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从2015年7月天津商业大学紫色蒲公英团队正式开展盲道调研到现在,团队的大学生志愿者们已经先后走完了红桥区、和平区、南开区、河东区的所有盲道,全程174公里,总共发现盲道问题1301处。他们将问题整理后定期在微博上发布,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然而截至目前,除了得到了红桥区政府的反馈外,其他三个区尚未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反馈。助盲项目的创始人张榆说:

“我们红桥区刚走完的时候,天津生活通还有红桥发布都进行了转发,当时被提交到政府的一个官网上,当时红桥区政府那边的相关部门给我这边打电话了,就询问具体问题在哪儿,然后他们说近期会将这些问题解决。(记者:解决了吗?)解决的问题少之又少,当时我们发现的问题很多,我们发现一百个问题,但可能只解决了五到六个。”

尽管如此,张瑜和团队里的其他成员们仍然坚持着,他们的目标是将市内六区的盲道全部走完,然后将发现的问题整理成一份系统的报告提交给相关部门,继而能助推有关部门对这些问题进行逐一落实和改善,最终达到盲道真正为盲人所用的目的。然而,摆在张瑜和其他成员面前最大的疑惑是,由于盲道问题涉及多个部门,他们并不清楚这份报告究竟该提交给哪些部门。

“印象很深的是有一个问题是一个小区门口,它那边在盲道上边不知道为什么设了一个特别大的铁的筐,我记得他当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说你应该去找小区这个不归我们管。虽然说我们发现的都是盲道上的问题,但是它又涉及到各个部门,我不知道该给谁。”

据了解,早在2011年,天津市就被国家列为“创建无障碍建设城市之一”,然而,作为无障碍设施的一个缩影,小小的盲道所折射出的问题引人深思。除田铮外,记者还采访了多位盲人朋友,像田铮这样双眼全盲仍能独自出行的盲人占比不到10%,更多的盲人因为出行的困难不得不止步家门。

其实盲道只是无障碍设施中的一种,记者调查发现,不仅是盲道,其他无障碍设施在使用中也存在着种种问题,包括盲道在内的很多无障碍设施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为什么无障碍设施会存在这么多问题?真正的无障碍城市,离我们究竟还有多远?

作者:解决了吗?来源北方网)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安徽白癜风可以治吗